有人说

记得读中学时,镇上有一家卖米冻粿的阿姨,总是拉着米冻粿的大桶,叫卖吆喝。现如今我已经记不清楚多少钱一份了,在松溪最部的小镇上读书,也就是那位阿姨的米冻粿是商业化的小吃,很受学校附近的学生欢迎。

爱上一座城

图片 1

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

米冻粿

而我爱上米冻粿

米冻粿在福建是挺地方特色的小吃,口味Q谈软糯,浇上酱油汁,伴着葱香微咸清鲜,是午后很好垫饥的食物。在那个年代,制作米冻粿是很繁琐的过程,不到农闲一般家庭制作的次数不会很多。在我印象里,自家也只做过几年,后来不在村里住,母亲就再也没做过了。

是因为其中含着太奶奶对我的爱

图片 2

01

拍拍粿

记忆中的太奶奶,勤劳能干、心灵手巧,爱和人逗趣儿,脸上总挂着笑容,似乎是个没烦恼的小老太太。

关于做米冻粿的记忆,还停留在竹贤老屋的厨房里。米需要提前泡好,到村里磨豆腐的人家去磨一桶米浆水,然后需要用特殊的树枝烧土木灰淋水行程植物碱水。以前都是土灶,为了制作米冻粿,需要提前劈好柴垒在灶前,方便使用。

儿时放学、放假,我便常跑到她家,她会陪我玩,还会把她认为最好的东西都给我,盒装的小蛋糕、干农活摘回来的野果、还有她自己做的米冻粿。

如果煮妇们在锅前搅拌,那烧火的事宜就交给丈夫或者大点的孩子。烧火不能太大,锅里米浆容易糊,米浆在锅里沸腾,凝结,熟透的过程中,需要不停的搅拌,这个过程却是一个体力活,只有煮妇们才有耐心去为家人完成。等熟透后,将迷糊盛出装入器皿,降温到一半时间,我们就要开始制作,揪出一坨,在手中左右拍(这就是本地人叫拍拍粿的由来),拍到紧实,摆好在大竹篾筛上,自然晾凉,再制作酱汁,浇蘸食用即可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时隔多年,盒装的小蛋糕早已停售、各种各样的野果因为在外上学的缘故也是少见、窗外“买米冻粿哦~~”的叫卖声,倒是唤起了我心中的记忆。

米冻粿

匆匆起身,想要去买几个,妈妈说:“正好要回老家,不如我做给你吃,你还能看看米冻粿是怎么做出来的,我也十几年没有做过了。”

由于制作程序太繁琐,随着现在零食越来越丰富,做古法手工米冻粿了的人更少了,可能在当地菜场或许还能买到,就是少了全家互动的热闹气氛,邻里互帮的热情,以及自家的烟火味。

02

虽说儿时常吃太奶奶做的米冻粿,要说是怎么做的,我似乎真的没有见过制作过程。

图片 5

妈妈说,做米冻粿最重要的是草木灰,草木灰呈碱性,用水过滤完的碱水加入到米浆中,米冻粿会带着一股独有的碱味和韧劲。

图片 6

图片 7

米浆与碱水混合,倒入锅中反复搅拌,逐渐浓稠直至凝结。

图片 8

图片 9

凝结的米浆在锅中小火闷上几分钟,降温几分钟,揪出一坨,用手左右拍打,拍出米冻粿的形状。

图片 10

图片 11

倒入锅中煮熟即可。

03

记忆中,太奶奶的吃法有三。

图片 12

图片 13

一为沾着吃。豆腐乳、酱油、还有烤过的辣椒调的汤。

米冻粿Q弹软糯、带着特有的碱味。

图片 14

二为炒着吃,加些简单的配菜、调料。太奶奶是个爱喝酒的小老太太,喜欢炒来当下酒菜。

图片 15

三是将锅里剩的锅巴油炸,也是她的下酒菜。。。

04

图片 16

将我记忆中的味道分享给小表妹

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她

在未来的某一天

她又是否能够忆起

这儿时的味道

还有关于那个爱她的姑姑的记忆iiiiiiiiii

松溪的米冻粿,你爱吗?​​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